Top
Image Alt

活在當下與身體約會

動禪就是「練心」的方法 更是一種普及的禪修!

陳武雄,筆名陳填,他除了是笠詩社詩人,更有著跟別人不一樣的政經背景。來到位於杭州南路的國家政策大樓,大樓的四周房舍都退避三舍,更彰顯了它對國家未來的重要性。今天所要採訪的是科技經濟組的政策委員-陳武雄。他是前任行政院農委會副主委、台灣省農林廳廳長。幾年前在因緣際會之下,他擔任了法鼓山的「動禪專案顧問」,透過「動禪」,讓所有人用一種更不同卻更簡單的修行來深入佛法、洞悉佛典並了解佛的真諦。或許也因如此,他也將「禪」融入了他所出版的第一本詩集《誰來點上燈》。

多年前,母親的逝世令陳武雄承受了人世間最無法承受的悲痛。一切為了母親往西方淨土的路上更好走,他接觸了佛法,近年來更致力於推動「動禪」,「動禪」似乎已經成為了一門現代新顯學,已有越來越多人都開始學習。我告訴陳武雄,名作家薇薇夫人也是動禪的擁護者,他則驚訝的表示:「剛剛才走到位於徐州路的市長官邸欣賞薇薇夫人的畫展。人生真是有許多巧合,薇薇夫人的畫,總是充滿了禪味。」接著他又說:「動禪就是「練心」的方法,更是一種普及的禪修。光是這棟大樓,很多員工都利用中午時間,透過動禪讓身、心、靈更加的放鬆,我看我們的國家有希望囉!」

動禪的緣起是為了讓緊張忙碌的現代人,能夠簡便地享受禪法的奧妙,法鼓山聖嚴法師依據多年的實修體驗,將禪修心法融入運動中,發展出「法鼓八式動禪」。除了能運動健身,也能使人身心獲得放鬆,達到健身與調心的目的。「法鼓八式動禪」是一套不拘時間、不拘地點,而且簡單易學、有益身心的「動中禪」。只要能勤加練習,在行、住、坐、臥之中,都能以動禪的修行方式,清楚享受身心放鬆的感覺,讓人安定自在,一舉手一投足都充滿禪悅與法喜。

雖然「禪」是一門高深的學問,想要參透更非易事,所以唯有透過跟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的「動禪」來達到一種自在的境界。陳武雄說:「所謂自在,並不等於心想要到哪裡就能到哪裡;要不去哪裡就不去哪裡。而是說:已不受世間的煩惱所困擾。隨時隨地對一個已悟的禪者而言,日日都是好日子,處處都是好地方,所以名為自在。」生長在板橋江子翠的小村莊,童年的美麗記憶、母親溫暖的懷抱,還有無數個數星星的夜晚。陳武雄的詩流露了許多農村變遷的無奈:「這本詩集的其中一部分是寫我對周遭環境的關懷,寫計程車、寫老鷹、也寫等候有人來點上一盞燈,趕走一片漆黑的母親。這章有四首詩寫我的故鄉板橋江子翠,小時候的渡船頭、大榕樹、清澈如童年的溪水沙灘完全不見了,除了老朋友以外故鄉已沒有故鄉的記憶,這是三十年來農村突變的遺憾。再者,寫對國家大局的期望,這是最痛苦的愛,民國九十三年的總統大選,怵目驚心的是青天白日旗的愛國家對抗綠旗的愛台灣,選戰中的本土與非本土的論述,承續了台灣人四百年來的共業,逃也逃不掉。

旅法詩人畫家笨篤也說「陳填的詩讓我們感受到今日台灣底蘊的色彩和味道,我們與他一起散步到鄉下、或逛街、或看新聞…。在現代的台灣社會,我們似乎沒有時間做夢、更沒有時間看看詩甚或寫寫詩。陳填卻可以找到時間,百忙中他會停下來欣賞黎明的空白與夜晚的渾沌,因為他的詩的來源就是生活的本身,因此,他的生活也變成了一首詩。」或許,身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的委員,陳填每日也為公務繁忙著,但他懂得用詩來抒發生活中所遭遇的困難與感動,透過「動禪」來消弭起伏的心緒。他說:「精華歲月要有詩,我將繼續我最心愛的詩文學創作。現在我打包著公務,已年滿六十歲的我,最喜歡台灣的欒樹,初秋它展現著最浪漫的粉紅,深秋以後將要呈現成熟的深咖啡,它的果夾在入冬以後雖然黯淡,但果實卻黑的發亮,這是生命色彩健康的規律。」